Min_懶癌末期.

| Tracob | Drarry | Minewt | GGAD | Stucky |

【盾冬】智障10題

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大家將就著看吧。

終於把拖了N天的10題發上來了,明明一星期前就寫好了。

————————————————————

【1】
Steve一踏進客廳,看到Bucky拿著他的盾牌不知道在研究什麼。

Bucky得瑟的轉過來,一臉得意洋洋,「終於知道你為什麼出任務的時候總是要把盾牌拿在手上了。」

「…因為我是美國隊長??」

「星盾根本就是一面可攜帶式鏡子,戰鬥過程瞄一眼,就知道髮型有沒有亂了。」

【2】
「Captain,我明天要拍大頭照,可以借我一下盾牌嗎?」Wanda星星眼+單純小女孩表情攻擊×1。

「借盾牌?」Steve一臉懵逼。

「嗯嗯,盾牌的反光效果超優的,想說多打一點光可以美白。」

「可是……」

「聽說光線打得好的話還能瘦臉呢,這些都是Bucky說的……」

「沒問題,我現在就借給妳。」

Wanda回頭朝暗處的Bucky比了個勝利V。

【3】
Sam一星期內第10次抓到Bucky躺在沙發上吃洋芋片。

「Cap說不能在沙發上吃東西。」

「要你管。」

Bucky用左手往嘴裡塞了一口洋芋片。

「槓!」Bucky從沙發上彈了起來,「舌柔卡繞惹!」

「Mr.Barnes的舌頭卡到機械手臂的關節了。」Jarvis解釋道。

Sam笑成一顆黑色毛球在地上滾來滾去,0.5秒後臉上多了個紅色拳頭印。

「太久沒維修了。」Bucky動了動關節。

砰的一聲,護男朋友心切的美國隊長衝進了休息室,「發生什麼事????」

Bucky無辜的看向Steve。

復仇者大廈傳出了怒吼,「Sam你對Buck做了什麼!!!!!!!」

腫著臉的Sam覺得委屈。

【4】
「Buck,明天出任務的時候,你就……」

「跟在你身後,我知道。」

「如果有人偷襲,你就……」

「打爆他。」

「Buck,不是……」

「Come on , bro.」

「如果滑倒了……」

「我不是洋娃娃,Stevie.」

「如果突然覺得腰痠……」

「你他媽閉嘴。」

復聯今天也飄滿了戀愛的酸臭味。

【5】
Steve翻了翻衣櫃,突然發現Bucky的一件內褲上印了九頭章魚的標誌。

「變態九頭蛇。」他拿起麥克筆把標誌塗掉,然後在上面寫了大大的「STUCKY」。

當Bucky打開房門,就看到Steve拿著自己的內褲不斷傻笑。

【6】
Clint:「Hey guys ,你們有人看到昨天我老婆帶給我的那袋李子果醬夾心嗎?今天一早就不見了。」

Tony:「Clint你簡直是白問,我前天放在糧食櫃的五包巧克力脆餅,某人半小時就解決了。」

Scott:「我上星期冰在冰箱的牛奶雪糕,一轉身就不見了。」

Natasha:「就跟你們說放哪都沒用,你們逃不過掠奪者Winter Soldier的手掌心。」

Bucky送了前三者金屬中指×1,給了Natasha大拇指讚×2。

【7】
「你們就讓Buck好好的吃吧,他超過半輩子都活的像個機器殺手,完成任務洗腦冰封不斷重複,他需要關愛和體貼,他需要認可和信任……」

「Cap這些道理我們都知道,但我可不可以先拿回他手上的那盒Pizza?」Tony表示我一個月的下午茶和甜點都被搶走了。

Bucky擺了擺金屬手指。

「Buck說不行。」Steve嚴肅的看著Tony。

「……」

【8】
Loki又和Thor吵架了,他氣沖沖的拎了一袋布丁跑來大廈找Bucky。

「媽的Thor那個金髮大胸跟你們這些螻蟻相處太久,腦袋一天比一天笨了,他居然不准我吃布丁,就因為什麼吃甜食會胖的鬼理論,要知道我可是神呢!!」

「Stevie也是金髮大胸。」Bucky嚼著布丁,認真的回答。

「廢話我當然知道你家甜心也是金髮大胸,只是這落差太大了,媽的你家金髮大胸會為了你的食物和全世界對幹,我的金髮大胸會為了不讓我吃甜食而跟我吵架,這不公平。」Loki炸裂.jpg。

「沒關係啦Loki,要是Thor敢再阻止你吃東西,我就拿我的寶貝突擊槍捅腎他。」

「要是你那個美國甜心敢對你亂來(Steve問號臉.jpg),我就拿權杖捅腎他。」

「好,別太用力。」(・ε・`)

「嗯嗯。」ʕ•ᴥ•ʔ

系統提示,捅腎組已上線。

【9】
「Cap,你的制服磨損的有點嚴重,是時候換一套新的了。」

「不,Buck說衣服薄薄的比較好摸,也比較容易捅腎,先不要換。」

「………………………」

【10】
「Punk.」

「Jerk.」

「Punk.」

「Jerk.」

「你這個小豆芽三天一感冒五天一中風(?)七天一腎虧的蠢貨。」

「我愛你。」

「腦袋倔強的跟Thor的喵喵錘一樣。」

「我愛你。」

「目光短淺的跟Sam的鬍子一樣。」

「我愛你。」

「兩位,注意一下影響好嗎。攻擊到的對象都在旁邊欸。」Sam表示我的鬍子是有惹到你就對了。

Thor表示喵喵錘是老冰棍閃光下的冤魂。

——————————End——————————

「現在是早上八點整,室外溫度華氏75度,天氣涼爽,適合……」

「Fu*k you ,Jarvis.告訴你家可樂罐以後不准派任何東西叫我起床。」

「好的,Mr.Barnes,我會轉告。」

「然後再告訴他,如果又有什麼人工智慧的智障鬼鬧鐘,我就把他偷渡的巧克力脆餅全部吃光。」

「好的,Mr.Barnes,我會轉告。」

Bucky表示,去你的鬧鐘,除了Stevie以外誰敢叫我起床我就捅捅捅桶捅腎。

Loki表示,加油閨密。ʕ•ᴥ•ʔ


每次寫盾冬都會想讓捅腎組亂入,捅腎組有毒。

好吧其實腦洞第10題原本是想弄個虐的,但是這樣有點沒良心是不是。

沒良心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再來應該還會有另外10題20題30題,應該吧,誰知道呢,一切就看我的腦洞夠不夠以及打文時間了。

以上。

【盾冬&復聯】身旁的老冰棍整天放閃是怎樣的感覺


時間軸為隊3結尾,Wakanda.

前言:可憐了Sam大大的眼睛。(Sam:黑人問號.jpg)

人物各種崩壞,崩崩崩,小心食用以免噎到THX.

————————我是智障分隔線————————

Sam第10次提出加強他的護目鏡防紫外線功能的時候,T'Challa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

而當Sam一手捂著眼睛,一手指著整張臉都貼在保鮮冷凍庫(Bucky:W T H is 保 鮮 冷 凍 庫?)上的Steve·誰敢動Bucky·我就拿盾牌塞進那個人的嘴巴裡·Rogers時,T'Challa表示這又不是第一次發生的事情,但顯然Sam對這件事有很大的意見。

「你也知道,身為Cap的戰友,我總是會多花點時間來關心那個老冰棍,但我真的受不了Cap無時無刻都用那張熱戀期的花痴臉看著那個Barnes,有夠噁心的,發出的閃光波簡直瞎死人,要是沒有那層玻璃Cap.一定會整個人撲上去然後%#£>±©}&‰№℃■*〃≈↑≠¡≥+“!%◆⊙●☆¨¡≠÷……」

你一個單身狗哪能體會老冰棍那種轟轟烈烈一個被洗腦一個開飛機(字面上的意思)撞冰山被冰了七十年醒來後重逢然後互相救來救去然後相愛相愛相愛的感人故事,單身狗閉嘴。T'Challa內心OS。

喔我居然用了短短的(?)一句話概括了老冰棍長達一世紀的love story,我真是太有才了。國王陛下想到這裡,忍不住得瑟了起來。

「等你有了對象後,再被冰個70年,就能體會Captain此時此刻的心情了。」但顯然你還沒有對象,所以你就繼續看老冰棍秀恩愛吧。國王陛下訓話完畢,邁著貓步離開了。

「……」Sam覺得自己被潑了一大桶冰水,這是冰桶挑戰嗎,臭黑貓。

不屈不撓的Sam按下通話鍵,決定另尋救兵。

反正都快被閃死了,拖幾個人下水也不會怎樣。

嘟———————————————

瞅了一眼來電提醒,Natasha嘴角勾起了一抹黑寡婦專屬的弧度,眼明手快的拒絕通話。

媽的,以為老娘不知道你要幹嘛?當初是你自願要留在黑喵家陪隊長的,呵呵笑你。

Natasha突然覺得今天天氣真好。

「What the fu*k???」瞪著被硬生生掛斷的通話記錄,這年頭的女人真無情嗚嗚qq

翻了翻通訊錄,雖然內戰風波稍停,但要是一個不小心捅了什麼簍子,沒準會被Cap從樓上扔下,然後被氣到從冷凍庫爬出來的Winter Soldier給肢解。一想到當初帥氣玩手剎嗨爪首席男模殺手把自己的獵鷹翅膀甩出去的畫面,Sam冒出了冷汗。

嗚嗚好痛qq

痛歸痛,還是得找個人SOS一下,誰叫我是堅強(但遇到閃光就沒轍)的帥氣小獵鷹。

Tony Stark?別別別,Sam表示我願意為了任務出生入死,但我絕對不會冒這種險。雖然我單身但我不笨。

幻視?算了吧這智障連牆是啥都不知道,要是不小心穿過了冷凍庫玻璃,那第二次內戰就會爆發了。

嗚嗚感覺找鋼鐵人那派好像都不是什麼好主意,這麼點智商我還是有的。

Thor?連個底迪也管不好的神,略過。(Thor:鬧哪樣?)

Loki?連個葛格也管不住的神,哪有空陪伴他的閨密Bucky,略過。(基巴閨密組:Excuse me???)

Clint?這位超級奶爸還有小孩要顧咧,肯定沒時間理老冰棍,刪除。(Clint:感謝孩子們qq)

Scott?和Clint一樣的狀況,何況人家還有女朋友要培養感情呢。嗚嗚嗚我是可憐的黃金單身男子漢,Sam委屈.jpg。

Wanda?她還是個女孩欸,萬一看老冰棍看久了腦袋生出了什麼奇怪的愛情價值觀就不好了,想到這裡Sam整個人都不好了。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怎麼都沒有人可以幫忙啊嗚嗚,我是頭號受害者啊嗚嗚嗚嗚嗚嗚嗚嗚,holy fu*king shit ...

誓死如歸犧牲小我完成老冰棍的獵鷹大大帶著「要死了要死了要瞎死了」的表情動圖踏進了那個萬惡之源、簡直堪比Wakanda發電廠的小房間、可惡的冷凍庫。

映入眼簾的,是美國精神·我在秀恩愛·隊長,以一種奇怪的姿勢趴在Barnes中士的冷凍庫上,嘴裡還喃喃自語的不知道在唸個什麼鬼。

……………

媽惹,我要辭職。



閃瞎老子的鷹眼qqqqqqqq(Clint:怪我咯???)


而Captian America顯然還不知道背後的Sam已經快要人格分裂了,他伸出手,點著那層把他Bucky分隔的玻璃,冰冷刺骨的觸感一如以往。





大雪紛飛的那天,你從火車上墜落,我來不及抓住你的手,一分離就是70年;再見面,你已經不記得我。

現在我抓到你了,就永遠不會在放手。
I'll never let you go.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End————————

Sam:「Fury,我現在有點短暫性失明,你能不能……」

Fury:「喔這樣啊辛苦你了,可是我把眼罩燒了耶,不然我借你墨鏡吧?」

Sam:「‰℃◆』¢○☆♂』〉≠←⒋:⒐←⒊⒏≤!:5>§&¤±]%&~」

Fury:「?」

有抓到蟲或錯字請告知謝謝,因為我是個校稿校到恍神的渣寫手。

別問為什麼畫風轉變那麼大,人生不能太甜也不能太虐,人生要平衡,以上。

【Minewt】Where Are You Now


主Minho視角 
 
靈感來源:Justin Bieber-Where are you no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ntGTK2Fhb0

----------------------------------

我睜開眼,卻再也看不到那個身影。

閉上眼,腦海中的他日漸模糊。

如果時間能淡忘一切,那他會不會也漸漸的消失在我的生命中?

對WCKD來說,他只是一個實驗對照組,一個注定被犧牲的實驗對象。

但對我來說,他是我的唯一。

那個與我一起被送到幽地的他,那個與我一起共度萬難的他,那個在狂客豪宅拿槍指著我的他。

如果當初我沒有離開,也許我就能一直陪在他身旁,直到世界崩毀,直到被閃焰吞噬。

或者他會對準我的胸口,扣下板機。


Newt,你會忘記我嗎?


每次看到Thomas和Brenda在一旁秀恩愛,我總會想,如果你還在的話......

如果你還在的話。

Where are you now that I need you.

---End---

脫離WCKD的那晚,Minho做了一個夢。

眼前一片漆黑,撲鼻而來的是濃濃的鐵鏽味,恍神之際,頭頂上方的鐵門無預警敞開。

Minho瞇起眼,努力適應過度刺眼的光線。接著,一抹金髮人影輕巧的跳入鐵籠,和善的朝Minho伸出了手。


Welcome to the glade,greenie.


Welcome back,Minho.


這一次,我比你晚進入故事。


而故事的終篇,也不再是我獨活。

【Drarry】The End

HP設定

某個小腦洞

被lofter砍了一次,不甘心所以再發一遍((x

【V糖】Always Missing You

V糖

死別梗

BE向

良心小提醒,這是給某Army迷妹同學的文,若有BUG請提出,勿炸謝謝。

以上。

-----------------------------------------------------------------

春日午後,陽光和煦,氣候涼爽,風和日麗。

真他媽適合睡午覺。

這是Suga睜開眼時想到的第一件事。

「尼瑪,現在幾點了……」

懶洋洋的伸手尋找時鐘,揮了老半天始終找不到目標物,Suga心不甘情不願的睜開眼睛,以一秒鐘移動一毫米的速率轉頭瞄向床頭櫃。

Mother好想睡覺。

Mother啊時鐘咧???

「……」

目光呆滯的死死瞪著空空如也的床頭櫃,痴呆了三秒,才想起自己的上一任時鐘早已被某天的起床氣給砸飛了。

「Fuck......」

「碰」的一聲倒回床上,一陣睡意再度襲來,Suga像隻章魚般捲住棉被,毫無形象的打了個長達五秒的呵欠,第n度進入了夢鄉。

…………

「……」

「Suga哥,睡醒啦!」

「!」猛地翻身坐起,東張西望的到處尋找那最熟悉的聲音,他好久不再聽到的聲音,自從那天以後就不再……

「Suga哥,這  裡  啦  !」
Suga迅速回頭,映入眼簾的,是那張和過往一樣的嬉皮笑臉。一瞬間,目瞪口呆。

泰亨坐在一旁的床頭櫃,他欠揍的笑著,晃了晃一頭淺髮,嚷嚷著:「Suga哥,幹嘛一臉看到鬼的樣子?欸欸,幹嘛幹嘛,恍神喔?欸欸欸,看我,看我!」

Suga瞪著眼前的泰亨,先前的睡意早已被拋到外太空了。他試著張嘴說話,試著衝上前擁抱泰亨,但全身的血液彷彿凍住了,動彈不得。

「為什麼回來?」

一個微小的聲音傳入Suga耳中,那明明是自己的聲音,卻不是出自口中,讓Suga一陣惡寒。

泰亨笑了出來,像小孩子似的搖著腳,「因為有個叫Suga哥的懶骨頭,自從我出門後就比以前更愛睡覺了,我怕他睡成了一隻大胖豬,所以我必須再度擔任他的報時小天使。」他又開始自high呵呵呵笑了起來,接著又換了比較嚴肅的表情,「而且,我還怕我離開太久,那個懶蟲會慢慢的把我忘了,就像忘了其他人一樣……」

靜默。

泰亨噓了一口氣,再度抬起頭,露出那張萬年不變的笑臉。「我希望他能記得以前的一切,記得金泰亨……」

Suga覺得自己彷彿墜入虛空,泰亨的身影愈來愈渺小,愈來愈遙遠,聲音也愈來愈模糊……

「記得……」

「以前有個可愛的小泰亨……」

「愛著他……」

「愛著閔玧其。」

碰。

Suga快速起身,慌亂的東張西望,尋找著他好久不再聽到的聲音,自從那天以後就不再……

原來,是夢。

「泰亨啊……」

Suga緩緩轉頭瞄向床頭櫃。空空如也。

輕手輕腳的走下床,伸手拿起書桌上的相框,放在床頭櫃上面。

那是一張與泰亨的合照,照片中的泰亨笑得跟智障一樣,笑容滿面的看向鏡頭,而一旁的自己也笑得開懷,陽光灑落在兩人身上,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幸福。

那麼的稀鬆平常。

但卻再也回不去了。

自從泰亨選擇跳下去時 一切都回不去了。

「笨蛋泰亨啊………」

「既然你害怕我忘了你,那當初你又為什麼要這樣殘忍的選擇離開我??」


春日午後,陽光和煦,氣候涼爽,風和日麗。

=========End=========

I miss you,I missed you,
我想念你  ,我失去了你。

Miss,
全世界最美好的反義詞。

【Minewt】Sixteen

Minewt

死別向

Minho視角

靈感來源:Right Here Waiting.(Richard Marx.)

內有歌詞文.

----------------------------------------------------------------

I took for granted, all the times

過去我一直視為理所當然

That I thought would last somehow

以為那終究會繼續

I hear that laughter, I taste the tears

我聽到笑語,嚐到淚水

But I can't get near you now

現在卻無法靠近你

Oh, can't you see it baby

寶貝,你難道看不出來?

You've got me goin' crazy

你已經令我瘋狂

Wherever you go

不論你去了哪裡?

Whatever you do

不管你做了什麼?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我都會在此為你等候

Whatever it takes

不管未來如何

Or how my heart breaks

或我有多麼傷心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我都會在此為你等候

你曾經對Thomas說過,
「I've known Minho for…
for as long as I can remember.」,
而對我來說,從我有記憶以來,
我就一直把你的存在視為理所當然。
那個滿口英國腔的金髮、
優秀的飛毛腿、
想不開從牆上跳下來的傻瓜、
幽地的二當家、
WCKD的資產——A5 黏膠、
實驗中的犧牲品、
我的愛人。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喜歡上了一個和自己一起奮鬥了兩年的夥伴。
起初,我以為那只是普通的欣賞,
但直到某一天,
我發現那是愛。

但我已來不及告訴你。

我從來沒想過,會是我活了下來,
而把你丟在某個隨時會被狂客分屍的煉獄,
放任你獨自斷氣。

對不起。

身為兄弟,我沒有保護好你。
身為愛人,我來不及給你幸福。

來世,我保證會還給你一個普通的十六歲。

普通。

因為,
幸福已經太遙遠。

===END===



Newt消失的16歲

【Minewt】Reason


Minewt

原著向

小迷宮梗

原本是要在TDC開拍日發的,因為課業繁忙所以拖到現在,我真是個不盡責的渣寫手((抹臉

好吧廢話少說,以下正文開始。

-----------------------------------------------------------------------

完成每天畫地圖的例行公事,迷宮大門早已關上,Minho和Newt隨著收工的同伴慢悠悠的晃到了廚房,忙碌的一天已經結束,四周充滿著因放鬆而逐漸升高的嬉笑吵鬧聲,仿佛所遭遇的一切磨煉都隨著被吃掉的晚餐而煙消雲散,只餘酒足飯飽後的放鬆與懶散。

喔對了,酒這種東西在幽地簡直是天方夜譚。

從Frypan手中接過他堅稱「飛毛腿帥哥專屬的超豪華營養餐點,份量十足讓你有足夠體力……(以下省略一萬字)」的大份牛肉,Newt一反常態沒有和大伙兒湊在一起,而是一個人端著盤子,慢慢多踱到迷宮西門的石牆旁。Minho「咚」的一聲坐在Newt身旁,大喇喇的把膝蓋蹭到對方的大腿上,Newt皺了皺眉瞪他一眼,只是地下頭繼續咀嚼那盤超大份牛肉。Minho也很識相的沒有再鬧他,兩人靜靜的吃著,對遠處人群的喧鬧聲置若罔聞。

Newt把叉子丟在空盤上,率先起身準備離開,Minho快速吞下最後一塊牛肉,敏捷的伸手拽住Newt的手腕,Newt又瞪了他一眼,冷冷說道:「你今天很煩。」說完甩了甩Minho的手,Minho哼了一聲,把眼前冷漠的金髮拉到懷中,「而你今天脾氣爛掉爆了,楞頭。別跟我說你姨媽來,但你今天的脾氣真的很反常,」他頓了一下,見Newt毫無反應,便又說了下去,「少擺那副臭臉,快說,你把我親愛的小Newt塞到哪了?」說完戳了戳Newt的腰。Newt的臉色柔和了下來,放鬆的將頭靠在Minho厚實的胸膛上,低聲嘟囔著,「閉上你的臭嘴,你這瞎卡。我只是在……思考。」

「哪有人思考到臉臭的跟空咚一樣。」

「閉嘴。」

Minho嗤了一聲,將摟住Newt的手臂收緊了一些,張嘴準備發揮他的犀利本色,Newt嘆了一口氣,在Minho側臉落下了一個輕柔的吻,「全世界嘴巴最賤的Runner瞎卡頭隊長,要是一天能不呱呱亂叫我會很感激你……」Minho不等Newt說完,側身迅速吻上了Newt,一連串碎吻印上了對方的雙唇,Newt忍不住輕聲咯咯笑了起來,隨手扒了扒Minho那一頭漆黑剛硬的短髮,用帶著嘲笑表情的口吻回應他,「臭流氓。」

「青春期的憂鬱少年。」

「瞇瞇眼又佔有欲爆棚的飛毛豬。」

「不幸的是你愛上了一隻帥氣的飛毛豬。」

Newt翻了翻白眼,他早就學會不去在意Minho耍嘴皮※1。他猶豫了一下,緩緩開口,「這簡直荒唐,」Minho猛地回過頭,一臉「WTF」的問:「蛤?」

Newt重重吐了一口氣,「太荒唐了,我指的是這一切,迷宮幽地的一切。那群瞎卡創造者消除了我們的記憶,把我們扔進這個毫無邏輯可言的鬼地方,我們甚至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或者來這裡幹嘛,」他高舉雙臂,接著重重拍在膝蓋上※2,「我們連自己活著的目的都不知道,每天探索瞎卡迷宮,我們失去了那麼多同伴……」Newt語氣一哽,不願再繼續說下去,不願提起那段黑暗的日子,只是緊咬著唇低下頭。

Minho發現自己不知道該說什麼,Newt一向是他們之中最冷靜、最情感內斂的那個,但剛剛Newt的表現根本反常,甚至可說是暴躁。Minho坐直了身子,試圖安撫他的寶貝,「別管什麼瞎卡的創造者,我說過我們會一起找出傳說中的神奇出口,然後手牽手過著幸福快樂的人生。」他伸手拂過Newt有些發紅的眼角,一陣心疼,「就算這個把我們困住的迷宮會把我們生吞活剝,我死也要帶你離開這裡。」他傾身握住Newt的雙手,「所以,我的小寶貝,別再想東想西,別再把我推開了,嗯?」

Newt悶悶的哼了一聲,回握Minho的手做為回應,「感謝你的精神講話,讓我感到大受鼓舞,精神百倍※3。」他的眼中閃過一抹調皮的神色,頓時讓Minho放心不少,「難得我這麼溫和的安慰別人,好歹給點獎勵嘛。」「少來,把空盤子拿回廚房,我要去找Alby談點事。」「瞎卡的,又是Alby,你就不能多點關注在你的男朋友身上嗎,我會孤單寂寞覺得冷欸。」Minho抱怨道,Newt忽略他的碎碎唸,拍拍他的頭算是道晚安,無視Minho在背後大喊「瞎卡頭你還沒給我晚安吻!!!」,Newt轉身離開石牆,順便接受了旁邊路過的兩位少年投來的調侃目光。

Newt並沒有去找Alby,而是信步晃到了安息地。夜晚的樹林中,樹枝因風而如鬼魅般舞動,替冰冷的石碑添了一絲涼意,但Newt卻絲毫感受不到寒冷。他坐在刻著死亡同伴名字的石碑前,手輕輕摩挲著石碑上刻得歪七扭八、大小不一的字母。

DAMN IT.Newt心想。
這一切毫無意義。
每天拼死拼活的探索迷宮,換來的只是更多的傷亡。
以及更多的失望。
那死了算了。
DAMN IT.
DAMN IT DAMN IT DAMN IT.

一拳揍向右邊的樹幹,粗糙的樹皮和突出的表面硬生生擦過手骨,隨著骨骼摩擦斷裂的咯吱聲,鮮紅的血在樹皮刺過皮膚時瞬間溢出,順著指關節、再來是手腕,染紅了整個手心,湧出的鮮血無聲滑落,無聲滴落,一滴、兩滴、三滴,在腳下的泥土匯聚成灘。

Newt收回手,靜靜的望著鮮血淋漓、傷口怒張的手,撕裂的疼痛,卻比不上心口那陣重擊般的窒息感,是對迷宮的憤怒,是對無情世界的抗議。

驀然一聲震動,石牆外傳出鬼火獸刺耳的咆哮聲,尖銳而難以忽視,Newt抬起頭盯著石牆入口,心中已做好決定。

====================FIN====================

※1
取用自原著2,亂耍嘴皮的Minho。
※2
取用自原著1,因為小火車亂講話而生氣的二當家。
※3
取用自原著1,Newt的經典名言((x

終於打完了((躺平
此文動機單純想寫Newt自殺之前和Minho的互動,
以及怒氣爆棚的Newt((#
畢竟原著幾乎沒有提到什麼有關Newt自殺的資訊Orz
只能坐等前傳2了Orz

以及讓我們一起為活蹦亂跳的Dylan祈福。
以上。